当前位置: 诗词网 >故事会 >感情故事 >爱情故事 >天冷时你肯为我焐手吗?

天冷时你肯为我焐手吗?

更新时间:2024-06-16 04:40:11

四年前的9月,29岁的我经朋友介绍认识了张晓志。张晓志对我很细心,万分照顾,出手也很大方。而我则经常在家里做些可口小吃,约会时带给晓志品尝。

天冷时你肯为我焐手吗?

那个周末,我在家煲汤炖肉炒菜,好一阵子忙活。午饭前,他提着水果和酒笑盈盈地站在门口。那天我们吃得很尽兴,后来,他又提出喝两杯,当时我也在兴头上,不假思索地答应。推杯换盏间,我俩越来越兴奋,心情高到极致,不知不觉间竟将一瓶白酒喝了底朝天。

后面的事我不愿回忆,却又不得不面对。等我清醒时已是第二天清早,张晓志躺在身旁,我和他都不着寸褛……事情已经发生,张晓志对我说了那句很俗套的话:“我会对你负责。”他搂着我,指天为誓,这一晚的事情发乎于情,他请我放心,一定会让我成为世上最幸福的女人。

我们就这么恋爱了。但是,渐渐地,我发现晓志是个孤僻多疑的人,因为自从确立恋爱关系后就不许我加班,不许晚上出去应酬,只能与女性朋友单独约会,偶尔有男性来电来短信沟通工作、友情联系,他一定会询问每个细节。热恋的激情让我冲昏了头脑,这一切,我并未在意。

我和张晓志都是外地人,都是大专学历,在城中村暂时落脚。张晓志很有理想,他总在我耳边描述美好蓝图:房子、车子、孩子……我们都会拥有的。张晓志的老家在东北农村,父母都已退休,每月的退休金也还够用,一直想来城里投靠儿子,好尽享天伦之乐。

原来,张晓志一直在父母面前吹嘘,自己多么成功,生活多么安逸,也许他只是想让双亲安心,父母却当真了,打电话要来南京。

那时我已和张晓志同居。为了不让谎言戳穿,为了迎接他父母进门住得舒服,我们紧急搬家,重新租了一套三室一厅的房子,简单装修后便匆匆住了进去。

第一次见到未来公婆,他们给我的感觉——和蔼可亲。大概是做过管理的缘故,两人都很礼貌,说起话来不紧不慢,娓娓道来。尤其是准婆婆,先是拉着我的手上下打量,然后不时笑眯眯地点点头,还硬往我的手心里塞了红包。这个举动不由地让我心中一暖。

我倒不是在乎这个红包,红包里也没有多少钱。而是她的用心和举动让我感动。之前张晓志给我打过预防针,说他父母生活节俭,我应该有思想准备,未必有见面礼,以后结婚也不一定会有彩礼。但他们竟然准备了,给了我一个惊喜。看着他们慈祥的笑容,我下决心,这辈子一定要像对亲生父母一样对他们好。

就这么住到了一起,从此,我不再有属于自己的时间。按照北方农村的生活方式,清晨我早早起来,洗漱后便去买菜,回来后把早饭、午饭一起做好,早饭当然是四个人一起吃,午饭是单为准公婆准备,他们中午只需回锅热一下即可。

日子过得很融洽,遇到邻居或者朋友来访,甚至打电话回老家报平安,准公婆总是对我赞不绝口。我原以为生活会永远幸福下去,可添堵的事情还是来了:准公婆终于知道了晓志的工作前景并没有那般美好,而我的收入也普通,两个人维持“白领”生活还行,婚前想买房买车?简直是在做梦!

这样一来,他们开始觉得是我拖累了张晓志,起初准婆婆只是旁敲侧击:“燕子,你家里情况怎么样,你自己对未来有什么计划吗?”之后,将我的生辰八字要走,说请人算算我和晓志命理是否相合。

听了这种话,我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。

2009年8月,我发现自己怀孕了。说实话我挺高兴,因为之前他们曾说过,他们家三代单传,只要有孩子,一定生下来。我思量着,这个也许是弥补我和准公婆嫌隙的最佳时机。

可我没想到,在得知我怀孕的消息后,他们竟转了口风。那天,他妈妈面无表情,也不看我,只是翻来覆去地收拾衣柜,“怀孕了?这么不小心啊,我和他爸商量一下,看看怎么办。”

准婆婆这副不阴不阳的口气让我傻了眼,只得转过头求助于张晓志,他是孩子的父亲,他的话最有分量。可一向标榜责任心极强的张晓志却在这个时候掉链子,他犹豫着,退缩着,在婆婆身后做起了小动作,并嗫嚅着:“还是要考虑我父母的意见。”

我忍受不了这种侮辱和蔑视,那是我的第一次爆发。和张晓志恋爱一年来,我从未在他面前高声说话,更别提吵架,可这次我忍不住了,一字一顿地警告:“如果你不肯负责,我去找能让你负责的人。”

当时我是气急了,只有一个想法,闹到公司里,大家都知道我和他的恋爱关系,我不信他在那么多人面前还敢推脱。

一旁的准婆婆发话了,她一改往日的斯文模样,跳着脚骂人:“当初要不是你脱光衣服引诱我儿子,我儿子会要你?”

我什么都没说,直接去厨房拿了菜刀,毫不犹豫地割向自己的手腕。晓志一把抢走了菜刀,我却一口气没缓上来,晕了过去。醒来后,婚暂时是结不成了,晓志乞求我去把孩子打掉。我只有躲在房间里哭,是的,是我轻贱自己,没有结婚便轻率与晓志同居。那是我永生难忘的9月,晓志陪着我流掉了孩子,外面的天气还很炎热,我的心却冰凉枯萎。

之后,他父母仍和我们住在一起,但那形势已是水火不容,他们从不给我好脸,不管我如何迎合。他们一个劲挑我的刺:嫌我不会打扮,整天蓬头垢面像个黄脸婆;怪我口笨舌拙,整日低眉顺眼像被谁欺负。我默默听着,我有时间收拾自己吗?每日做不完的家务等着我;我有机会说话吗?我只要多说几句话,他们便又拿过去的事情对我冷嘲热讽,他们怕是想把我压制成童养媳。

而张晓志也早已变了模样,他不再是当初那个温柔贴心的男友,在父母的唆使下,早已成了面目狰狞的家暴男。他动手打我,起先只是巴掌,后来就成了拳头,逐渐升级。我彻底被激怒了,大声吼道,你想不想活了?要不要一起死?

他先是沉默,接着拴上门,把我摁倒在地。原本我爱他的高大让我有安全感,可如今他的高大却成了欺负我的优势。这一次,他打了我足足半个小时,我的整张脸都肿了起来,连起身出门的力气都没有了。我不能再原谅他,我先后给父母和好友打了电话,告知了我的遭遇。父母支持我逃离这个魔窟,朋友直接驱车来接我到她家。

其实,每个女人都是飞蛾,都有百折不回的扑火精神。只有经历了撕心裂肺的痛,才懂得欣赏平凡详和的美。告别不堪回首的过去不代表我告别爱情和明天,即使寻觅到80岁,我依然相信爱情。

跨越了这个劫,一切豁然开朗。经过反省,我觉得自己就似一条风平浪静的河,表面平静,内心丰富。我希望他是那个天冷时给我焐手的人,做家务从不计较的人,工作中能够帮我出谋划策的人,晚上愿意帮我盖好被脚的人,总之,他是那个能和我一拍即合的人。